醫學人生──一死了之嗎

今年五月初,104歲、澳洲最老的科學家古道爾(DavidGoodall)教授飛往瑞士,接受醫生協助性自殺(doctor assisted suicide),如願去世。壽星公為何「吊頸」?

古道爾生於英國,在倫敦大學得到博士學位後,往澳洲大學任教植物學和生態學;屢次擔任澳、英、美各地大學教授,享負盛名。他一直工作,教書、研究、編輯學術雜誌至100歲,撰寫學術論文不下百篇。102歲時,他曾在獨居的單位中暈倒;兩天後,才被清潔工人發現,將他送院。大學取消了他的科研項目,以健康為理由要求他退休。他的駕駛執照也被停止,不能駕車往業餘劇團見老友。醫生認為他不能照顧自己,提議他不過馬路、不搭巴士。身體衰老殘弱,照顧自己困難,又不能工作、見人,他覺得生無可戀。曾經三次自殺不果,最終還是決定把自己的生死主權完全操於己手。最後,他遠赴瑞士;經過當地兩個醫生分別證明他純屬自願,便定下日期讓醫生安排靜脈注射下藥,由他自行開掣至死。事件成為世界各地的新聞。

在電視新聞中,見他吃了至愛的炸魚薯條和芝士蛋糕,切過104歲的生日餅,唱了幾句他最愛的貝多芬《第九交響樂──歡樂頌》;也播出了他在家照顧自己困難的片段。他沒有不治之症,也沒有特別的痛苦及精神困擾。他有兒孫,居於各地;有名有利,不愁生活。他為何覺得生無可戀?

中學生讀的英文幽默小說《三人同舟》,其中主角在大雨綿綿不絕時說:「人生所需,不外乎一本書、一隻狗、一斗煙;有愛你的人,也有你所愛的人。」愛能叫人生存有意義、有目標。古道爾所唱的《歡樂頌》,是德國詩人席勒在1785年所寫,由貝多芬配樂。詩中最後一節,其意為「兄弟們,在那星空的華蓋上,確實住著一位慈愛的天父。百萬人啊,難道你不俯伏敬拜?世界啊,難道你不認識創造你的主?在諸天上尋找他吧,群星上是他的住處。」難道古道爾教授沒有唱畢全首詩章?還是,沒有人照顧他,他缺乏了愛?想來令人唏噓!

無力者/骨科醫生

*刊於2018年12月3日《am73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