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還是放手

有一天,我被一位外科醫生邀請去看一個84歲的男病人。他因為腸梗塞,預備做手術,而我作為內科心臟醫生,便為他作手術安全評估。他還患有高血壓、輕微糖尿病和前列腺腫大,一併進行治療,以致他能夠在一個最佳的狀況下動手術。

我查看他的病史,驚訝於他在四年間進行過三次大手術。他在80歲時,發現患上大腸癌,做了大腸切割手術。雖然沒有發現任何轉移,但癌細胞已侵蝕了整個大腸壁,所以手術後要進行標靶化療。

兩年後,他作了正子電腦掃描檢查,發現大腸癌復發,並且導致大腸梗塞,要再次進行大腸切割手術。手術時,發現癌細胞已轉移至腹膜,那時已經知道他有一個很差的預後。

禍不單行!再過一年,他因為急性膽管發炎再次入院,他年紀大,而且癌症已經轉移,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不能抵受正常的手術。因此,只能放一條支架於膽管,疏導膽管石帶來的阻塞。手術後,他安全出院。

直至兩個月前,他因為再次腸梗塞而入醫院。正子掃描發現他的腹部有更大範圍的癌細胞擴散現象,醫生評估他已不適合作任何手術,只做較強力的化療,他仍能短暫出院。一個月後,他又再次入院。醫生在他一個鼻孔放進一條喉管入胃部抽出胃液,再在另一個鼻孔放入另一條喉管,在小腸進行餵食物,作為臨終的紓緩治療。過了三個星期,病人日益消瘦,又不能從口進食,苦不堪言。他決定要求醫生再為他做手術,舒緩腸梗塞;希望能夠重新從口進食。雖然他知道手術的風險很大,並理解癌症不能根治,但為了生命最後的一段路程能過得舒服一些,也願意冒這個風險,並承擔手術帶來的痛苦和術後復原的過程。他的堅持和勇氣得到家人支持。手術後五天,他就慢慢恢復進食;一星期後,慢慢開始活動;十天後,他就出院回家了。

對比著名女作家瓊瑤在79歲時公開個人權利宣言,堅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對兒媳說:「不論我生了甚麼重病,不動大手術,讓我死得快最重要。」震撼華人社會!84歲的男病人卻提醒我作為醫生的天職。醫學有四條倫理定律:病人自主、以病人福祉為重、不作出任何傷害病人的事和公平公正地對待所有病人。作為醫生要尊重病人的自主,但也要為病人的福祉正確地解釋各種治療的可行性及其可能帶來的後果,以致病人得到最準確的訊息而不會被誤導。醫生也要懷着愛心和耐心,除了醫治病人身體之外,也要協助病人跟家人建立更穩固和深入的關係,好互相支持,以求協助病人作出最好的選擇。或堅持,或放手,也無憾。

醫生的責任不單醫治病人的身體,也要顧及他的心理安慰、人際關係及屬靈層面的需要,以達致全人關懷,幫助病人生活得更豐盛。

「賊人來,無非是要偷竊、宰殺、毀滅;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0:10)

盼望/心臟科

#2019年1月31日刊於《明報》

mingpao-output-31jan201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